问题:

过了十字路口,面向车道走在步道上。等待右手边的红绿灯,游览车停了下来。裡面搭载了很多的像是小学生的小孩子们,他们朝向我这边兴奋的挥手。         毕业旅行吧?我以前,也曾对着不认识的人这样挥手过呢。我试着对着孩子们挥手回应。差不多过了五秒,换成绿灯后游览车开走了。话说回来,那群孩子好像不怎麽快乐的样子。         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在非常贫穷的贵州农村,有这样一户人家,女人叫绣珍,男人叫牛贵。   夫妻结婚多年了,一直没有孩子,其实没有孩子的说法是不确切的,绣珍自从结婚以后就不断地生,第一个女儿生下来以后就“哇哇”哭着被牛贵抱走了,绣珍强留着,要给可怜的孩子喂喂   奶,牛贵没让,就把孩子扯走了。绣珍一直听见女儿微弱的哭声出了大门远去了,自己哭的肝肠寸断。   牛贵回来以后只说把孩子送人了,绣珍问送谁了,牛贵却不耐烦地说“你甭管!你只管给俺牛家生个儿子,别的事你甭操心!”   以后一年一个,却都是女儿。每次都被牛贵粗鲁地送走了,绣珍想念自己的亲骨肉, 一直追问孩子送去那里了,牛贵却屡屡不耐烦地推脱开,只说孩子被送到好人家享福去了 。   在当地,女孩子是不受欢迎的,而且山高皇帝远,也没人管什么计划生育,穷山恶水的,那家都是敞开了生,不管女孩男孩都数目不少,谁家会有接纳个别人的女孩子呢   绣珍生了8个女儿,却一个没能留下自己抚养,早已经几乎哭瞎了眼睛。最后一个女儿在临产之时,恰逢省里的报社记者张益来采访当地落后的计划生育问题,此时记者也在牛贵家转了转,说   了一句:“省里好多家庭都不能生育,希望收养个孩子什么的”就走了。   第2天绣珍又生了一个女儿,牛贵又骂骂咧咧地抱走了,绣珍大哭着不让他把孩子抱走,拼命地保护着自己的十月怀胎来之不易的孩子,无奈一个刚生产完的产妇实在不是个壮汉的对手,绣珍   被牛贵扯到地上,拳打脚踢了以后,哭的抽搐着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抱走了。   牛贵回来以后,说今天省里记者回去,他把孩子送给了记者,让他去省里给孩子找个好人家。   绣珍都哭的麻木了,她担心刚离开母体的孩子被个陌生男人抱走,没娘奶吃会不会饿 ,没母亲安慰会不会哭,襁褓单薄会不会冷。   下年绣珍最终生了儿子,还是一对双胞胎,牛贵自然是满心欢喜。   不料一对儿子刚满月那会,一天夫妻下地干活,那儿子留在家中炕上,回来以后听见孩子哭,就赶快进去,震惊地发现家里养了10多年的看门大狼狗在屋里炕上啃咬着一对儿子,其中一个孩   子已经只剩下一个残缺不全的脑袋,和一只小手,另一个孩子却只腿上被咬了几口,在哇哇大哭,满地满炕都是血!惨绝人寰!   绣珍晕了过去。。。。当天牛贵就把大狼狗杀掉了。   这个事情发生以后,绣珍就整天精神恍惚,总是看见院子里面有8个可爱的小女孩子在玩耍,还听见她们清脆的银铃一样的笑声,每当这个时候,绣珍满脸的皱纹就会笑的非常幸福,象一朵美   丽的菊花。   有时候8个女孩子不在院子里面,绣珍就跑出去找,有时候半夜也跑出去找,不管是下雨还是刮风,找不到孩子,绣珍就会伤心地哭一天。   岁月流逝,唯一的儿子长大了,要去省里打工,临上路以前,绣珍对儿子千叮咛万嘱托,让他去省里的报社找个叫张益的记者,他22年以前把你的小八姐姐抱走了,你要去把你小姐姐找回来   ,我死了也瞑目了,不然我死了都闭不上眼睛。   张益去了省了,辗转找到了报社的张益记者,问起当年的事情。张益一脸吃惊,说没那回事情,你听谁说的啊,真能造谣!   迷茫的儿子回到了乡下家里,告诉了母亲。   绣珍大哭着不相信,非要亲自去省里问张益记者。被牛贵喝止了。   当天晚上。牛贵被绣珍杀了,用一把剪刀刺在了心脏上。   而后绣珍上吊了。   到底这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问题:

  刘鹈今年52岁,下岗了,身无一技之长的他到处找工作,到处碰壁。   终于在市里举办的下岗职工技能培训班里学到了电工技术,凭着这门手艺,他好不容易在一座大厦里面找了个夜班保安的工作,兼电工。   虽然薪水非常微薄,又是每天上夜班,可是刘鹈已经非常满意了,他的孩子在读书,还要学英语,花费非常大。现在工作太不容易找,这份工作是极其来之不易,当初大厦的经理嫌弃他年纪大,坚决不要他,他苦苦哀求,又托了下岗职工技能培训班的老师说了半天好话,经理才勉强收留他的。   刘鹈极其战战兢兢地工作着,对任何人的要求都尽力满足。   楼上20层的有一户人家,物业公司的每个人都特烦他,他家当初装修的时候铺地板,电刨子把保险丝烧了,他家竟然弄了根铜丝换上,所以他家的电路,电闸,电线隔三岔五的烧坏。   每次出了问题,王大爷就打电话大发脾气,要求物业的人就修理,人家去了他就嫌弃人家脚上的塑料袋不是新的,踩脏了他家的地板,有时候维修人员的手碰了一下墙,他就批评人家弄脏了他家的墙。他家的线路维修好了没几天又坏掉,他就骂维修人员糊弄他。   维修人员说你家这样只能砸墙换线路,王大爷死活不同意,人家说实在不行在楼道上架线把,王大爷问人家:“你是不是想再接个线偷我家的电?”   为了王大爷,上任的电工辞职88了。谁爱干谁干去!   刘鹈开始经历这种磨难,几个月以后他也快崩溃了,王大爷家的电闸元件烧坏了,刘鹈跑去给他买了个最好的,价格也贵一些的,王大爷死活不相信这个价格,非说刘鹈和商店的人一起蒙他,刘鹈苦笑不得:“不到10快钱的东西我有什么可蒙你的啊!”   王大爷就投诉到经理那里,还捂着心脏,说他71岁了,心脏病很厉害,刘鹈蒙他的钱,要害死他。   以后他家的元件再坏了,刘鹈就买个便宜的给他安上,便宜没好货,没几天又坏了,王大爷气的一跳三尺高,又去和经理投诉。   这次坐在经理室骂了半天,犯病了,不得已打了120送去了医院。医生说老人病不轻,不能生气不能累着。   回来经理就威胁刘鹈,王大爷再投诉一次就请他滚蛋。   几天以后,是1月3日,气温非常低,大清早却发现整个大厦都没了电,大厦是靠中央空调取暖的,这下居民炸了锅。   刘鹈下班了,经理打电话叫他马上回来,刘鹈说:“经理,我才回家,我家到单位要1个半小时,我的饭还没吃呢!天这么冷,你叫我饿着肚子回去吗?”   经理说那你赶快吃饭就回来。   10点多钟,刘鹈回来了,检查是大厦的电缆和总电表被人偷了割了,刘鹈告诉经理,电缆需要打电话通知电业局,总电表自己安。   经理问他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他说他按时巡逻,没发现什么情况。经理气呼呼地走了。   刘鹈通知了电业局以后,就在值班室呆着,有住户打电话来问,他就解释原因,王大爷的电话来了,刘鹈通过来电显示看见是他家的,接起来就摁死。   保安小孙问他,干什么啊,刘鹈说王大爷家的电话,他肯定骂人,不然你来接听?   小孙说:“NO!”   反复摁死王大爷的电话有20多次了,王大爷气的发疯一样的走了20楼下来了,质问怎么回事?   为什么没电了?为什么摁死电话?刘鹈阴笑着斜眼看他,嘴角蔑视地轻笑,小孙也被他骂过,现在干脆推门出去了,刘鹈哈哈几声,也出去了,王大爷气的哆嗦,要打电话找经理投诉这2个小兔崽子,没电话号码,就气的回家找电话号码去,电梯也没电啊,王大爷就一层一层地爬,非要投诉经理好好教训这2个欺负人的小兔崽子不可。   王大爷死在了19楼的楼梯上,被发现时已经浑身冰凉,回天乏术。   死于心脏病。   刘鹈仍然安稳地干他的工作,被他拆掉的电缆和总电表以及手套躺在下水道里,后来被收破烂的发现了,卖掉了。   如果你是警察,对于这样的完美的谋杀你是不是也无能为力找不出任何证据呢?

问题:

  小鱼是个俊俏的小媳妇,2个月以前嫁给了憨厚的小齐,夫妻两个人恩恩爱爱,一起下地干活,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可是有一个事情让小鱼美满的生活里有一点不愉快,小齐家的田头上有一口小齐爷爷辈打出来的井,小齐家的田一直用这口井里的水灌溉。井水有一些浑浊,听小齐说井很深。   小鱼的生活是非常愉快的,在田里花香鸟语,庄稼葱绿,可是每次她经过这口井旁边总是觉得阴森森的头发倒竖。   她告诉丈夫她的感觉,丈夫说他也有这样的感觉,可那这个井年深日久的缘故吧。   可是别人都说,小齐家的庄稼就是长的特别旺,从挖了这个井没几年以后一直都这样,村里人都说这是口福井。   小齐的爷爷在家很有权威,说一不二。对谁都阴沉着个脸,好象别人谁都欠他几百吊钱。   小鱼是个爱幻想的非常敏感的女人,她总是想,这口井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呢?   有天晚上,小鱼做个可怕的梦,梦里她去井里挑水,井里有一张脸,是个年轻女人的脸,这张脸直勾勾地看着她,然后这张脸猛地朝她冲了过来。   小鱼在尖叫中醒了过来,浑身都是冷汗,她的叫声把全家人都弄醒了,小齐爷爷听她述说完梦境以后叱骂她:“扫把星!作死!”   然后就回自己屋里睡觉去了。   奇怪的是,从那以后,小鱼经常做这样的梦,不同的是井里的脸是不一样的,有的是老人,有的是妇女,有的是孩子。每次都把小鱼吓醒,小齐爷爷的脸色越来越阴沉,骂她作死。   这天小鱼去村里张奶奶家借牛,张奶奶借了,还笑着说他那老头子以前很吝啬,谁跟他借牛他都不借。   张奶奶的丈夫40年前就失踪了,那会兵荒马乱的大家都猜是叫日本人抓走了,因为同期村里有好多人失踪了,同时有传言说是日本鬼子在附近村抓人。   张奶奶说“俺自个在家闷的慌,你陪我进屋拉个呱吧。”   小鱼就进去了,聊了一会,看见屋子墙上挂的以前发黄的照片,小鱼笑着说:“俺听说张奶奶年轻时候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俺看看你年轻时候的照片。”   张奶奶有一点害羞地笑:“那是以前,现在是老太婆了。俺当年俺爹看的可严了,不让那些小伙子近乎俺,你家小齐爷爷当年还托人说媒了好几次,俺爹嫌他看着不是老实人,不同意。呵呵”   小鱼笑着走近去看墙上的旧照片,忽然全身发抖,那个站在年轻张奶奶身边的年轻不伙子正是经常出现在她梦里的脸其中的一张!   小鱼牛也不借了,心慌意乱地回家了。   小鱼第二天打听当年村里有人失踪的家里,去索要照片看。   有的人家没留下照片,因为那会穷,不是谁家都能照的起的。   可是这些有照片的失踪的人,竟然有4个曾经在她梦里出现过。   小鱼不敢再在小齐家住,收拾了包袱就跑回娘家,告诉了父母这个事情,小鱼父母也吓的不轻,说小鱼家的一个街坊叔辈兄弟在县里干联防,找他说说。   小鱼找了他,他告诉了公安局里,局里人说时间太久了,而且没有证据,局里侦探科的孙德说,现在我手里没案子,我去调查一下吧。   结果这一调查不要紧,线索集中起来了,失踪的人基本都生前和小齐爷爷有过矛盾,有的还动过手。   而且有几个失踪的人最后的日子有村里老人看见他们在小齐家附近。   一声令下,县里的公安局来了大队人马找了抽水机,抽干了井里的水,又找人把井里的几乎全部淤泥挖了出来,都快挖到地壳了。可是什么都没有。40年了,牙齿应该还有吧,骨头应该有一点吧,可是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井壁都挖了,什么也没有。   公安局的人不甘心,把小齐爷爷逮了进去,然后没证据,2个月以后又释放了。   小齐爷爷经过这一折腾,身体垮了,几个月以后就咽气了。   他临终以前告诉家人:“他们都在井里,都在井里!我叫他们永远爬不出来,我叫他们永远在井里!他们全身都在井里!”   大家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死人在井里却挖不出来吗?   注:那会中国农村还没有硝酸。   请不要猜测小齐爷爷剔了骨头把人肉扔井里去了。那是错误的。

问题:

  小春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性格温顺,见了谁都笑眯眯的打招呼,大院的人都喜欢她。   小春读高三,是个学习成绩不错的好孩子。   小春是个拖油瓶,她的父亲在她2岁的时候跟别人鬼混,抛弃了她和她母亲。   她母亲带着小春后来嫁给了现在的丈夫李仁,李仁是个鳏夫,是个工人,赚钱少少的,脾气大大的。   因为小春的存在,学费,各种读书的费用那么高,使李仁的少少的钱越来越少,所以李仁的脾气也就不免越来越大。   李仁整天喝酒了就在家闹事,把盆儿摔摔,把碗儿砸砸,一说起小春今天夏天毕业就要上大学的事情,李仁就抱怨没钱,还左邻右舍地哭穷,说养了个陪钱货,又不是自己亲闺女,自己还得勒着裤腰带供她上几年大学,得好多万什么的。   邻居有的人同情他。安慰几句。有的干脆当面就嘲笑他,李仁就急了,大声嚷嚷这个陪钱货什么时候死了才好呢!   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这天是星期三下午,小春发烧了,在家休息,李仁休班在家睡觉,小春妈妈去看望母亲了。   小春家是个大院,里面有11户人家,都是平房。   大院是封闭式的,只有一个出口。   傍晚小春妈妈回家以后,发现小春不见了,很生气,说这个孩子不好好在家睡觉跑那里去了,也把李仁叫起来一起寻找。   小春妈妈和李仁找到了院子里的公共厕所,李仁进了男厕所 ,大叫起来,小春妈妈进去一看就晕过去了。   一会110来了,120来了。可惜小春的身体已经冰凉,躺在厕所的地上,脸色发青,下身赤裸,2腿间隐约有血迹,颈间有掐痕,最可怕的是双眼的眼珠被挖出以后弄的稀烂的扔在地上。   警察,法医,忙忙碌碌,新鲜脚印有很多人的,因为大家每天都上厕所。却没有带血的脚印。   法医的报告是强奸,扼颈致死。   小春的面部有被重重打击过而起的淤血包快。初步估计是小春在厕所被罪犯先猛力击打后以致昏迷,然后被强奸,罪犯完事以后为了杀人灭口,扼死了小春。   警察判断是民间有种说法,说是人在临死以前眼睛的瞳孔会印下最后一个看见的人的样子。所以罪犯剜掉了小春的眼睛。   罪犯没留下精液,看来是带套的。   小春颈间的掐痕上面的纹路是那种中国家每家有的,单位发的劳保白线手套的纹路,罪犯作案的时候带着手套,看来是有预谋的。   在大院门口修鞋的老大爷说当天下午没有陌生人进去过,只有小春家旁边的张家儿子下午2点回家过。   法医确定的小春死亡时间是3点左右。   张家儿子是个沉默寡言的学生,18岁,成绩不好,经常旷课。喜欢和社会上的混混交朋友。小春妈妈说他他经常有事没事地找小春,借资料书,笔记什么的,没事就窜小春家来。有一次李仁在家找茬骂小春,骂的声音很大,他还跑小春家指责李仁,差一点打起来。   那天下午在家的还有张家的父亲,老张不到50岁,没正经工作,到处混吃混喝,据他交代,他那天下午一直在家看黄色碟,4点多才去睡觉的,儿子回家以后在自己屋里头一直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一直没出家门。警察在他家发现了一包打开的避孕套,已经用了不少了,老张老婆嘿嘿着不好意思说这是她和老公干那个事用的。   张家的儿子的书包里面也有打开用过的避孕套,他说和女朋友做爱用的,经查实,小张确实把女朋友领来家过夜,老张夫妻根本不管。小张说那天下午回家以后他在修理坏了的滑板。   那天下午在家的还有一个在家准备考托福的书呆子,他平时就知道念书,什么事情也不过问,28岁了还没媳妇。据他说那天下午他在念书,什么事情也不知道。   据邻居们说,门口修鞋的老大爷是个光棍,有一次和大院的男人们喝醉酒曾经吹嘘,他知道怎么样强奸女人不被抓着,就是挖掉被强奸女人的眼睛,因为女人临死以前的瞳孔会留着你的脸,杀了她,警察就不会抓到你。   据他说那天下午他修了几双鞋,2点多有个修鞋的和他聊了一会天,他把鞋修好以后人家就穿走了,然后再没什么事情了。   警察还调查出来李仁曾经因为强奸罪坐了7年牢。不过李仁总是告诉所有人他是被冤枉的,是被屈打成招的。他自己是非常清白的人。据他说他那天下午一直在睡觉,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老婆回家把他叫醒才起来的。   警察勘测的厕所地面,在小春的身体2旁的脚印被用脚的侧面大力擦过,所以好象没有什么线索了。因为罪犯把小春拖在了男厕,所以满地的男人脚印。   当天傍晚院子外面不远的垃圾桶在警察查看以前就被收走了,只有书呆子承认他丢过垃圾。别人都说没扔垃圾。   到底是谁强奸杀害了可怜的小春呢?

问题:

王丽和小孙是一对貌似恩爱的夫妻。   去年,小孙没经过妻子同意,就擅自给双方都买了保额为60万的意外人身保险,是需要每年缴费的那种。   王丽却觉得这个钱花的冤枉,也不相信会出什么大事情,于是和小孙吵架,要求把这个保险撤掉。   小孙却执意要交纳保险费。王丽只好随便他。   他们的保单上的收益人各是对方的名字。   夏天,傍晚,小孙洗完了澡,头发湿湿的,来到院子里看一群人下棋,他楼上的大赵也在观棋,看他头发湿了,就问他“洗澡了?”   小孙高兴地说:“恩。等我老婆一会洗完了就出去下馆子吃顿好的!”   大赵哈哈笑着说:“把你小子会浪漫的。”   小孙嘿嘿地笑。   小孙下棋的水平是不错的,张大爷输了棋以后心理不痛快,于是叫他最好的棋友小孙帮他下一场,找回面子来,小孙笑呵呵地答应了。   奇怪的是,平时下棋下10场能赢7场的小孙却在20分钟内输了2场,张大爷觉得晦气,嘟嘟囔囔。   小孙自己输了本来不高兴,听张大爷嘟囔就更不高兴了,起身说:“不下了,出去吃饭去。”   然后小孙在自己楼的单元下面叫开了:“丽丽!丽丽!丽丽!好了没有?快点下来!6点多了,丽丽——”   小孙家住3楼,偶尔夫妻俩有什么事情就经常这样叫,夏天开的窗在家里很容易听见的,可是今天丽丽任凭小孙叫了半天,就是不做声。   小孙有一点生气,声音就带出情绪来:“丽丽!我饿了!你快一点!”   大赵笑呵呵地走过来,说:“我也饿了,上去吃饭。你小子别叫了,跟我一块上去,锻炼爬楼梯,减肥,哈哈!”   小孙说:“我再减肥就成芦才棒了。”   可还是跟在大赵后来上楼了,到了3楼,小孙掏钥匙进去,大赵继续上楼,正要进去,就听见小孙大声喊叫起来;“丽丽!丽丽!你怎么了?救命啊,这怎么了?”   虽然隔着一层防盗门,小孙惊慌的声音大赵还是听的很清楚,于是大赵就匆忙来到小孙家敲门:“小孙,怎么了?”   小孙给他开了门,惊慌失措地话都说不完整,好象丽丽出事了。   大赵进去看见丽丽好象刚洗完澡的样子,头发湿漉漉的,仰面躺在地板上,面无人色,仿佛已经死了,她旁边是个墙体上的插座,插座里面插着一根不长的小铁棍,丽丽的右手还抓着这个小铁棍,左手抓着电风扇的插头。   大赵也慌了,赶快去看电闸合了没有,却发现电闸仍然是开的,忙断了电闸,小孙已经六神无主,大赵帮他拿了个木头扫帚把丽丽的手拨下来,然后打了120。小孙仍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小孙伏在丽丽身上拼命按她的胸脯,还叫大赵帮他来回折动丽丽的胳臂,说好象电影里面都是这样急救的,一会120的急救车来了,抬担架的人和医生都上来了,2个医生把仍然在拼命按压丽丽胸脯和身体的小孙弄开。   小孙后来见丽丽仍然不醒,也不管是什么地方,都去拼命按了。   医生说丽丽已经死亡了,小孙骂他们胡说八道,叫他们赶快把丽丽送医院去,去了医院,丽丽被医生下了结论,已经死亡。而且已经死亡了半个小时左右,是触电身亡。   小孙嚎啕大哭起来。   警察介入了这个死亡案件,仔细询问了小孙,大赵和邻居。   邻居们说丽丽2口子经常也有小打小闹,不过都不严重,没听过有什么大矛盾。   小孙说他洗澡以后丽丽就进卫生间洗澡了,他自己下楼去了,回来就这样了。他们家的房子盖的时候就在每个插座里面安装的红色的塑料防护,要费劲才能把插头插进去,别人家有的已经拆除了,丽丽力气小,每次都要他来插插头,有时候他不在家,丽丽就拿个螺丝刀子使劲把插口那里捅一下,就可以把插头插进去了。   他们2口子都是电盲,所以没敢贸然私自去拆除插座里面的塑料防护。   本来有个多头插座插在客厅的这个出事的插座上的,不过前几天又坏了,让丽丽扔掉了,本来今天打算俩人一起出去吃饭以后去商场买个呢,谁知道还没买就出事了。   丽丽手里抓的小铁棍是家里的螺丝刀子,下面的塑料把早掉了,现在东西质量太差劲,因为家里有多头插座,别的家电也都是插在各自的插座上,从来不拔下来,所以他们也没去买个新螺丝刀子。   丽丽夏天洗完澡喜欢打开风扇吹吹头发,没料到什么都赶上了,就出事了。   小孙自怨自哀:“我如果不早下去看下棋的,丽丽就不能出这个事。”   警察详细搜查了一下小孙家,没看出什么破绽了,后来警察通过别的渠道知道了小孙夫妻投的巨额保险的事情,侦探队长觉得这案件很有蹊跷,加大了侦察的力度,可是再也没有别的线索。   无论警察威胁,恐吓,诱供,使出各种方法,小孙还是翻来覆去那些话,再也没有新的口供,最后总是和祥林嫂那样嘟囔:“我如果不早下去看下棋的,丽丽就不能出这个事。”   警察检查了丽丽的尸体,确实是电流击到心脏致死的,丽丽的身体和手已经被小孙做胸脯按压的时候被小孙和小赵折腾了那么长时间,如果说会有什么遗留的线索,也被破坏殆尽了。现场也被小孙和大赵以及120的急救人员破坏的差不多了。   螺丝刀子上的指纹只有丽丽和小孙的。   通过多年的破案经验,侦探队长的直觉告诉他这案子是谋杀,可是却苦于没有证据。   可是一个星期以后,队长却把这个案子轻松地破了,就是通过现在仅有的证据。小孙被逮捕。   你能看出潜在的破案证据是什么呢?

问题:

美丽的莎莎结婚了。   莎莎是做海上讲解工作的,遇到一个在大陆观光旅游的男人,这个人41岁,澳大利亚人,风度翩翩,绅士文雅,有着极其丰富的海上经验。   莎莎结婚以后跟随丈夫去了澳大利亚,新婚的日子却一开始就生活在恐怖中。   第一次莎莎发现他们的卧室有一个白色的极其恐怖的骷髅头,面目狰狞,2个眼睛的地方安了2个灯泡,绿荧荧的光。。这个骷髅头刷的不知道什么材料,雪白的吓人。   莎莎尖叫起来, 几乎吓晕过去。她的丈夫彼得忙来拍她的肩膀拥抱她,安慰她,说这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不是真的头骨,是仿制品。   莎莎央求丈夫把这个头骨扔掉,丈夫却把这个头骨当宝贝一样,谁都不准动,也不准除了莎莎以外的任何人观看。   莎莎在这个婚姻中是处于弱势的,只能忍气吞声,每天对着这个令人生畏的骷髅头生活。   这个骷髅头的并且是非常恐怖的,如果是真人头骨,肯定临死以前遇到了极大的恐惧,而且是死于这种巨大的恐惧的。   骷髅头的牙齿非常的美丽,雪白整齐,熠熠生辉。彼得经常拿着这个骷髅头,欣赏她的表情和牙齿,还对莎莎说,“看!她的牙齿多么美丽!我叫工匠特意做出来的!”   可是莎莎注意到骷髅头的门牙下面有一个地方破碎了,又用好象是釉那样的材料掩饰起来了,彼得说那是买了以后不小心被他摔 一下,找工匠修补的。   莎莎也没再存心里去。   这天,莎莎和附近每天来做家务的钟点工聊天,钟点工告诉莎莎,彼得以前的前妻是非常美丽的女人,是亚洲人和欧洲人的混血儿,生前是澳大利亚一个很有名气的牙齿模特,一口牙齿美丽非凡。可惜后来骑马的时候摔碎了牙齿,碎的太厉害,修补不到无暇的程度,没办法, 就失业了。   再后来和彼得一起出海的时候遇到了事故,死掉了。   钟点工啧啧地感叹着,莎莎早已经冷汗流到浃背,脸色惨白了,她问了钟点工彼得前妻的名字以后,就飞奔上楼打开电脑上网查询这个可怜女人的事情了。   查出来了,她的名字叫安妮,莎莎看见了她那美丽的脸以后倒抽一口凉气,安妮和莎莎的脸非常相似,神态、笑起来的样子如出一撤,   网上自从登了几条安妮牙齿破碎的消息以后,几年以后还有一条安妮和丈夫出海遇难的简讯,就再没任何消息了。   网上还有一张安妮牙齿受伤以后的照片,受伤的位置和骷髅头门牙的位置是完全一样的。   莎莎来到卧室,极其恐惧地看着这个骷髅头,不知道它是安妮还是照着安妮仿制的工艺品。   最后莎莎把心一横,抓起床单扔在骷髅头上面,然后胡乱罩起来,出门就跳上车开走了,留下后面钟点工在叫“太太——太太——”。   莎莎来到了一个医院,请医生告诉她这是不是真的人头,   医生看了一会,又用一些仪器诊断了半天,鉴定这是真的人头。   莎莎当场就晕过去了,几分钟以后她被医生弄醒了,她在医生迷惑的目光里面挣扎着,还是用床单罩起来骷髅头,回家去了。   钟点工已经走了,彼得在着急地翻东西,一见她就问她把骷髅头藏那里去了。   莎莎惊慌之下,把骷髅头扔了过去,尖叫着:“这是安妮!我去医生了,这是真人头骨,这是安妮!!”   彼得走过去,吓的莎莎拼命后退,彼得把骷髅头检了起来,很珍惜地抱在怀里,然后郑重地告诉莎莎:“对。 她是我的妻子,我非常爱她,现在仍然是这样的。”   在莎莎非常恐惧的目光里面,彼得回忆了以前的事情“几年前,我和我珍爱的女人安妮一起出海,我们租了一个游艇,在太平洋上,我们越航行越远,我和安妮没带什么食物,只带了烧烤架和一些调料,我们俩在海里钓鱼,和各种海里的可口的海鲜,每天我们做爱,欣赏日出日落,我们吃完了美味以后就在甲板上晒太阳,我那时幸福的仿佛生活就会一直这样美妙下去。”   彼得说着,哭了起来,继续说:“我们钓上鱼来以后,直接把内脏和不需要的部分丢进海里,有一次我们钓上来一条很大的沙丁鱼,安妮拆鱼钩的时候被咬伤了手,沙丁鱼挣扎的时候流了很多血,我们看实在制服不了它,就把沙丁鱼重新扔海里了,我和安妮取来海水清洗了甲板,把血水都冲进大海,安妮累了半天,说她要吃螃蟹,我就穿上潜水衣,带上氧气瓶潜水了,我下去了以后找了半天没找到螃蟹,就朝上游,然后————”   彼得的声音忽然尖锐起来,把本来就害怕的莎莎吓的一哆嗦;“我看见一群鲨鱼有的在撕咬那条沙丁鱼,还有数不清的大鲨鱼在攻击我们的小游艇,我承认,我害怕极了,所以我拼命地游开,一会以后,我回头看见小游艇已经翻了,一群鲨鱼在拼命撕扯着一个白色的东西,那是我的妻子,她穿的白色的睡衣。”   莎莎脸色惨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游艇沉底了,好久以后鲨鱼散开以后我在游艇里面找到了橡皮筏子,一直在海上漂流,后来被救了。”彼得说完以后就直直地看着莎莎。   莎莎问:“那么这个安妮的头骨为什么在这里呢”   彼得大笑起来,阴森森地狞笑着,对莎莎说了几句话。   莎莎疯了一样地尖叫起来,冲出门去。   莎莎彻底疯了,吓疯了。   请问彼得对莎莎最后说的什么话以至于莎莎吓疯了呢?

问题:

李二36岁,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儿子。 李二同志从单位下岗了以后,在老婆的帮助下开了个小小的公司,然后这个小小的公 司变成了一个不那么小小的实体了,于是李二偷偷包了个小小年纪的××,李二的老婆哭 过闹过,然后为了家庭,也没办法,自己哭哭啼啼地带着孩子。 可是李二的小小的××怀孕了, 看着小小的小李二要出世,李二急得成了热锅上的蟑螂。 实在没辙了,就回家逼老婆离婚,老婆不肯,李二就今天说菜咸了,揪着头发打一顿 ,明天说馒头不太白,再踹一顿,在拳头的威力下,李二的老婆终于同意离婚了,并且告 诉了家里老人星期一就去离婚。 这天两个人早上离家去离婚,李二和老婆要穿过车水马龙的马路去对面的停车场开车 。早上7点,马路的车太多,又是从旁边高速路上冲下来的车,速度很快。 马路有铁栅栏隔离带,可是被人弄了一个勉强能通过人的小缺口。 这年头,人都不喜欢走地下通道。 李二老婆先一路小跑穿了一半马路到了小缺口处,李二在后面很小心地在马路上躲了 这个车,再躲那个车。 忽然一辆夏利车飞过来,撞了李二,撞飞了,李二头部着地,当场死亡。 交警来了,110来了,120来了。 好一顿忙活。夏利的司机35岁左右,此时都站不稳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尿了裤子。 他哭着说,虽然他开的快了一点其实也没超过这个马路规定的速度,刚才有个车为了超车 就别他的车,把他逼的向左一闪,就出事了。 警察把他和李二的老婆一起带了回去,出乎别人意料的是,李二老婆最初的震惊过去以后,也不哭,就是坐着,目然没有表情。也不去医院看看李二的尸体如何处理的。 警察不理解了,询问她。她从包里拿出他们二人的结婚证,身份证,还有离婚的材料 ,告诉警察他们今天是去办理离婚的,在警察吃惊的目光里面,她给警察看了脖子上,胳 臂上的伤痕,然后木木地发呆。 夏利司机哭够了,掏出个名片给李二老婆,说:“嫂子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知道这 个事儿怎么发生的,我该死我该死。这个事儿已经这样了,我也不愿意它发生。嫂子,你 节哀,你千万别上法庭去告我,我也不容易,我老婆出国以后就和我打离婚了,连孩子都 抢走了,”说着又哭起来了:“这个事儿,我会好好赔偿你的,我是个律师,我一定会按 照法律好好赔偿你的。。。。。。。。” 李二老婆随手接了名片,仍然木木的发呆。 处理结果出来了,李二违章乱穿马路,占主要责任,夏利司机没超速,占次要责任。 夏利司机赔偿了李二老婆1万2千快,这个事情就算完了。 几个星期以后,李二老婆来找到当初处理这个交通案子的交警,她看起来好一些,不 那么木木的了。 她说李二的××上门闹,以肚子里面的孩子的资格要求分李二的遗产,她也知道非婚生子享受和婚生子一样的权利,可是这个××又要房子又要财产,她没办法了。她记得肇事的夏利司机曾经说他是律师,李二是他撞死的,他对她现在的处境应该会有责任的,希望给她夏利司机的联系方式,看他能不能帮他打这个官司,不要骗她,说着她哭了,现在 法庭和律师都是吃了原告吃被告,她实在没办法了。 警察安慰了她一会,给了她夏利司机的联系方式。 4个月以后,深夜,有高潮的呻吟声,上面的男人是夏利司机,下面高潮着脸绯红的是李二原来的老婆。 问大家,这是蓄意谋杀还是普通的交通事故?

问题:

在我居住的这个城市的西面有一间很诡异的殡仪馆,那里的工作人员从不说话,只是沉着脸、弓着身子办事,象僵尸似的。有一天我的朋友大傻打电话给我约我下午出去西郊,我开了车去接他,见到他时,他正和他的弟弟二傻在一起。于是我们三人上车一路向西,到了那个殡仪馆附近时,车恰好坏了。忘了说明,我继承了曾祖父的事业,是一名资深 职业 小偷,大傻和二傻是我的同事。我的车当然是偷来的。这时候一个警察走过来,于是我们三人离车躲进了殡仪馆。过了一会儿,有两个男人来到我们藏身的地方,一言不发就将二傻塞进了大炉烧成了骨灰。然后我和大傻很幸运地逃出来各自回家。 提问:怎么回事?

问题:

我是个常搭纽约地铁的通勤族,每天早上通勤时都会在地铁内看到一个口中不知喃喃念着甚么的流浪汉。因为好奇,我偷偷的靠在距离他很近的墙壁上偷听到了他言语的内容。     欧巴桑从他眼前通过,流浪汉悄声说道:"猪!",    这是甚么啊?单纯把对方比喻成动物的坏话吗? 接下来经过的是一名寻常的上班族男士,   "羊!",他又这么说。嗯...难道是因为他看上去很温顺吗?隔几天自己闲着没事,又到地铁站去偷听那个流浪汉的碎碎念内容,他眼前经过了一位消瘦落魄的男人,"牛!",他这么说。牛?怎么看都是像只消瘦的鸟吧?接下来是个超肥胖的男人从他眼前经过,他说:"蔬菜!",菜?不是应该是猪吗?     回家后,我仔细思考了其中的 逻辑 关系,或许他说的......是那个人的前世,或者他将转世投胎变的东西? 但之后几天我再度观察他的言行,总觉得要说是好像也不是,终于有一天我按捺不住好奇心,直接去跟那流浪汉询问他的能力到底是甚么,也向他请求获得他的能力的方法,流浪汉看了我坚决的眼神后,没说甚么,只是把他的手掌放在我的头上。说了一句”人!“     从那天起,那名流浪汉便从地铁消失了,他是神吗?还是仙人?总而言之,我终于知道那项能力是什么了。你知道吗?流浪汉为什么消失了呢?

问题:

我有天去入了某宗教的朋友的家里吃饭,晚餐的菜色是烤肉,但朋友一直不告诉我那肉到底是哪种动物的肉...我还在想是不是人的肉呢。而在吃下去后才发现『什麽嘛~果然不是人肉!』而吃完了。结果,至今没明白,那到底是什麽肉呢? 你能从上面的故事里看出恐怖的地方吗?

问题:

优子在最近一直收到隐藏号码的奇怪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大致相同:"再过4215分,我会送你一个惊喜,我一直在看着你..."优子本以为是垃圾短信,便不理会她。         在一次上课的时间,与邻桌的女同学互相聊天,聊到此事,女同学A开玩笑的说,应该是哪个男生喜欢你,最后会给你什么惊喜吧!女同学B接着说,应该是台上讲课那个蠢老师喜欢你吧!优子大声的说,你们别闹了拉!我才不想跟那种土书呆子扯上关系呐!         三个人笑着笑着这件事情又暂时被A女忘记了,但是这封简讯却没有停下来,持续的发送到女学生的手机,一直到有一天女学生在学校的厕所的时候,收到了短信,又把手机拿出来看,从昨天的132封到今天的217封未读短信,而最新的一封内容如下,"在过3分41秒,呵呵,我迫不及待看见你的反应了..我知道你就在厕所里..."。优子看到这封简讯吓了一大跳,立刻要冲回教室,但是门却被从外面用什么东西给抵住了,打不开,慌乱之中,打给两个同学,都没人接听,她不知道要打给谁 求助,于是就打给最有可能会在学校的老师,就在女学生拨出后,崩溃大哭的往天花板看接着就死去了…         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朋友彬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但是最近他说胃很痛,于是去看了医生。 回来的时候彬跟我说胃已经不痛了。但是一个星期之后,他又说肾很痛,于是去看了医生,回来的时候彬跟我说肾已经不痛了。但是一个月之后,他又说心脏很痛,于是去看了医生,这次也治好了。 过了半年,彬突然跟我说头痛得很厉害,于是又去看了医生。但是这一次,头痛是治好了,彬却成了植物人。 一天我去看望他,只见他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像个刚刚做好的木偶。我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他的心脏处,突然,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十多年前,当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对于不爱好体育的我唯一消谴去处就是录像馆。那时候还没有上网这一说,我们泡录像馆往往一泡一个通宵,以至于黄片都看得厌烦了。有一次我们宿舍几个人去小巷深处的一个隐蔽的录像馆消磨时间。放映厅里人很少,加上我们只有十来个。先放的是周润发的《英雄本色》,然后又放黄秋生的《人肉叉烧包》,到了十一点多,我们就大叫“老板,换片子。”这个暗号是说,老板,该上黄片了。想不到又是一部杀人片,主演根本不出名,于是又起哄。这次老板换上一个叶玉卿的《卿本佳人》,我们早看了二十多遍了,再起哄,终于上了一部正宗A片。这时候我肚子痛,就去大便。然后,就听到放映厅里惨叫连连,我躲在门缝里看。只见录像馆老板疯了似拿了刀在厅里猛砍,和我一块去的同学全被砍死了,就我命大逃了回来。 提问:怎么回事?

问题:

死亡宴 一名男子去了一场盛宴 所有人一边喝酒一边玩乐 男子只有喝几杯酒就归去。 在明天的报纸上 出现了有关盛宴的事 上面写说宴会里的所有人都死了 死因是酒里面有毒。 然而,那名男子却没有死亡 反而在家中悠闲的坐在摇椅中。 你能推理出其中的恐怖么?

问题:

有一天我一个人被分配到打扫美术教室。教室里有一幅看起来很贵的画,画的是一个美女的肖像。有点立体的材质,看起来栩栩如生。但她的眼睛大到好像一直在瞪我,我觉得有点诡异就赶快扫完回家了。         第二天到学校却引起了骚动。昨天那幅看起来很贵的画不见了!!         『原来如此,所以你打扫的时候画还在罗?』         『对啊~老师,那幅画是不是很贵啊?』         『那幅《沉睡的女孩》是一位我认识的画家,画自己女儿睡觉时的样子而已,没有什麼特别价值啦!』         『原来如此…』         结果最后那幅画还是没有找到,但不可思议的是,也没有小偷进入的痕迹……         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医生交代了在麻醉退去之前千万不能进食 拒绝不了朋友邀约喝酒的诱惑还是去了 在烧烤店内大夥儿喝著酒聊天 只有我一个人不能吃东西未免太太悲惨了吧 吃一块而已应该没有关系吧我这麼想著 夹了一块烧肉放进嘴里咀嚼著真是有嚼劲呢!! 5分钟后 嘴里传来一阵剧痛感 试推理下到底发生了什麼情况?

问题:

某个女孩子在地下室的图书室里费尽心力找到了她喜爱的书,没有发现到那孩子的老师,在关上图书室的门之后就回去了。今天是结业式,明天开始就是暑假。门要从外面才能被打开,没有钥匙的话就没有办法出去。         那孩子用一种''因为有最喜欢的书陪伴,一点都不可怕''的心态,每天都写下了日记,暑假结束后老师前往地下室图书馆,发觉女孩已经死了。女孩所留下来的日记写到:         「我一点都不觉得恐怖,因为有书陪伴着我。」         「不过只有一点真的很可怕,那个从钥匙孔看过来的眼睛真的很可怕...」         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有个瞎子跟他的几位朋友去爬山,不幸遇到山难,他们在一个山洞避难已经受困三天,急需要食物。瞎子的朋友便对他说:「你把手切下来当做食物,等我们脱困后,我们也会把手切下来。」而瞎子不疑有他,而他们也真的脱困了...... 。过了几个月后,瞎子的生日到了,他的朋友们到他家帮他庆生,把灯关掉后,高兴的唱着生日快乐歌,这时瞎子突然勃然大怒,把他的朋友们都杀了......。 你能推理出其中的恐怖么?

问题:

平静的小山村中,不久前搬来了一对夫妻。男的长的十分凶悍,而妻子却是一副忍气吞声的样子。每天晚上,都能听到丈夫暴打妻子的吼叫声和妻子的求饶声。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中,人们听到那间房里传出凄厉的“救命”声。第二天早上,邻居去送牛奶给那个妻子,发现出来迎接他的不是往常的妻子,而是那位丈夫,邻居问起那个可怜的女人,丈夫蛮横的说妻子去亲戚家了。 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看见那位妻子出现。大家断定她一定遭了毒手,就到村里的警局报案。警察立刻严密监视那位丈夫的动态,防止他毁尸灭迹。可一连顿守了两个星期,一直没有发现异常 他很少出门,在家的时候种种花草,出去的时候就是买买报纸,倒倒垃圾,装垃圾的袋子也只不过装了几个用完的酱油、醋瓶子和一些烟蒂什么的生活垃圾,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警察只得搜查了他的屋子,却没有发现她妻子的尸体。可大家又都断定他妻子一定是遇害了。他把妻子的尸体藏在了什么地方???

谜语猜是一个提供传统谜语、灯谜、脑筋急转弯,以及各种智力题,谜语大全的网站。喜爱猜谜的朋友可以在这里交流,通过它可以锻炼逻辑思维,使您的大脑更加灵活。
我们总是添加有趣的新谜语,所以经常回来哦! !

查看百科的谜语介绍: 百度百科-谜语

查看百科的智力题介绍: 百度百科-智力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