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

在我居住的这个城市的西面有一间很诡异的殡仪馆,那里的工作人员从不说话,只是沉着脸、弓着身子办事,象僵尸似的。有一天我的朋友大傻打电话给我约我下午出去西郊,我开了车去接他,见到他时,他正和他的弟弟二傻在一起。于是我们三人上车一路向西,到了那个殡仪馆附近时,车恰好坏了。忘了说明,我继承了曾祖父的事业,是一名资深 职业 小偷,大傻和二傻是我的同事。我的车当然是偷来的。这时候一个警察走过来,于是我们三人离车躲进了殡仪馆。过了一会儿,有两个男人来到我们藏身的地方,一言不发就将二傻塞进了大炉烧成了骨灰。然后我和大傻很幸运地逃出来各自回家。 提问:怎么回事?

问题:

外出散步的时候,"呀!!!!"的一声,突然听到一名女性的尖叫。我急忙的跑向那个方向,只发现一名女性坐倒在,长2公尺x宽2公尺x高50公分的铁板前面,动也不动。上前向询问发生什么事,但女性好像受惊吓的说不出话来...         很快的穿著工作服的人才急忙出来解释,说铁板是在大楼施工时,不小心掉落的,幸好没有人因此受伤。女性饱受惊吓的搂抱着腰的样子,那掉落在鲜红的磁砖上的漆黑的铁板真叫人毛骨悚然...         在太阳下山前,再次的跑回发生意外的地方,那个铁板还在原来的位置,看来是因为太重了而没有办法处理。由于刚刚的意外,所以周围都有警备人员的样子,先前的女性也在场,再次试着向她打了招呼。         "刚才真是惊险呢",根据那名女子的回答,让我决定把警备人员给找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夜深了,明月如镜。这里是附近唯一一家还开着的饭店。他冲了进去。 “老板,有酒吗?”他急切地问着。老板眯缝着眼睛,打量着他。 “有,要什么酒?” “什么酒都行,只要够度数,没有掺水就行!” 老板不悦的说:“我们店里的酒,从来不掺水的!” “那太好了!”他买了两瓶高度白酒,坐在店里,打开瓶盖“咕嘟咕嘟”地倒进了喉咙。 老板看呆了,这不是喝酒,这是倒酒啊! 早知道是这样一个老资格的酒鬼,不应该卖给他掺水的酒啊! 片刻之间,两瓶酒就倒进了他的喉咙。 他发出畅快满意的叫声。 忽然,他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老板。 “这酒掺水了!” 老板还想否认,买酒的人却怒吼着: “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他发生了变化,眼睛突出,嘴巴里长出了獠牙,身体上迅速地长满了黑灰色的长毛, 他抓住老板的手,变成了一只狼爪。 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今天我看见一个男人站在离我六七米远的角落看报纸。这个年头已经很少有人在街上看报纸了,多数都是低头刷手机。于是我便停下脚步多留意了两眼,才发现那报纸竟然是倒着的,霎时他也抬起头来冲我一笑。在我倒下的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眼花。谁能给出推理?

问题:

小明有个哥哥,有一天,他养的金鱼死了,他很伤心,哭不停,妈妈为了安慰他买了一个金鱼大的巧克力给他,他就不哭了,过了几天,他哥哥死了,为什么?

问题:

她每台都比我们早到一步 她一直泡澡 好像没有露出手脚 有一个清晨 他又比我们早到 他的长发异常好看 我想他是个漂亮的女子 呵呵!他有过来了 啊! 你能推理出这其中的恐怖之处么

问题:

微推理:姬裘是个化妆师,整天在外工作。妻子一年难得见到他几回。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感情渐渐出现了裂痕。姬裘记得他们交往那会,妻子非常喜欢让姬裘给她化妆,姬裘总是能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后来两人结婚了,妻子就没让姬裘帮化过妆了,每次姬裘想这么做的时候都会被妻子骂得狗血淋头。不过今天妻子却没法拒绝,静静地给姬裘打扮。姬裘精心地为妻子化上妆,他叹了口气:“别怪我啊。我不是故意的。”“姬叔,完了没有,刚才医院又来了一个,你快去吧。”门外传来同事的声音。

问题:

酒店客房之内,发现一具尸体,死者在反锁的房间内被杀,死因是左眼被毒针刺伤致死。但事后警方经过多方调查,发现门锁并未被破坏,而当案发时,窗门也都是关着的。现场也没有发现毒针之类的凶器,所以可以排除死者是死于自杀的可能。请推理 凶手是怎样杀害记者的呢?

问题:

        小华前些日子生病住院了,好友小明跟大明决定去医院探望他,跟护士问到哪间病房后,得知小华住在私人高级病房。(病房前)         小明 : 「他把门锁上了..」         大明 :「那就敲门呀,笨喔」         (敲门)         过了10来秒,门才渐渐打开,小明跟大明则迫不及待的走进去看小华了,提着水果篮,发现小华坐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于是小明跟大明就跟他打闹瞎起哄~         小华 : 「谢谢你们来探望我,我很开心...」         小明跟大明 :「朋友一场,哪需要那么客气~~」         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一天,亨利探长应友人之邀去一家小酒店饮酒,突然,隔壁桌上喝酒的一位老板呻吟着呕吐起来,两位保镖立即拔出匕首,对准与老板同座的一位商人。    亨利探长一问,才知道双方刚谈成一笔生意,共同喝酒庆贺,谁知道老板竟中毒了。那位商人举着双手,吓得不知所措。    探长走上前,摸了摸温酒的锡壶,又打开盖子,看见黄酒表面扶着一层黑膜,就说:“果然是中毒了!”    这时,中毒的老板摇晃着身子说:“探长,救救我!他身上一定带着解毒药!搜出来……”探长笑着说:“错了他身上没带解毒药!这就是你做东请客的,他怎么有办法投毒呢?”    大家很吃惊,难道酒里又没毒了?    请问酒里究竟有没有毒,毒酒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A有    B没有

问题:

黑暗谜团: “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哪怕杀了我都可以,不要这样折磨我!!”浑身都是伤的我对着黑暗怒吼,却又一次受伤昏厥。     醒来发现手上多了一张纸条:“只要你找到我,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提示,我在你家里。”    我心中一惊,我敢肯定家里除了我没有别人,难道......!但是我还是发狂了似的在家中寻找,手中总是拿着一把刀,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管是人是鬼,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家伙!!!    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有人要杀我!”春蕾在电话那边近乎是尖叫。         郝芸吓了一跳:“蕾蕾,你怎么了?”         “有人要杀我!快救救我。”         “你别急,你得罪谁了?要我帮你报警吗?”         “报警没用。快救救我!”         春蕾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打拼,平时在公司里跟郝芸关系很好,算是她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吧。 但此刻,郝芸开始怀疑她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什么人要杀你?你在哪儿?”         “我不知道他是谁,我看不到他。但是他要杀我!”春蕾的声音带着哭腔,“郝芸,我能到你那里躲躲吗?你能答应我吗?我这就过来。”          郝芸沉默了好久:“我这里不是很方便,你......”,没等她说完,那边电话就挂掉了。         “不会是真的出事儿了吧……” 就在郝芸犹豫要不要报警的时候,开始下雨了。 滴嗒,滴嗒,滴嗒……雨滴撞击着雨篷。         郝芸给春蕾打了个电话,响了很久也没人接。 突然,郝芸听到门外隐约传来铃声,打开房门。         春蕾的手机静静放在楼道里。难道她,已经来了? 就在这时,郝芸感到有个男人对着自己的耳朵吐气:“春蕾就挂在你家雨篷上。” 她惊慌失措地回头张望,没有人。         郝芸来到窗台,天已经全黑了,看不清雨多大。 伸手出去接了几滴雨一看:是血! “啊————!”郝芸一声怪叫瘫坐在地板上。         那个男声又在耳边响起:“现在,你有一分钟的时间打电话求救。一定要找一个你信得过的人。”         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婴孩似乎不反感这吵闹的环境,安静地在母亲的怀抱中安详地熟睡着。脖子上挂着银色的十字架,在昏暗的灯光下游离着女人的视线。四个男人在客厅赌麻将。 A,女人的老公,无业游民,靠股票诈骗维持生计。 B,邻居。抢劫犯,出狱半年后搬到A家旁边。 C,高利贷放债人。女人向其借过一笔数额不匪的款项,一直无法偿还,但C不在意。 D,C的朋友。失去双足的残疾人。坐在轮椅上。 女人看完电视剧后,瞄了眼时钟--午夜2点整。 打了个呵欠,抱着自己的婴孩进里屋并且反锁了。 D的手势很好,一直都在赢。以至于其他三个人出牌变得越来越谨慎。 没有了电视机的嘈杂,气氛一下子变的浓重和阴沉。 四个人都沉默下来。里屋传出女人轻轻哼唱催眠曲和婴孩啼哭的声音。 呜~ 好像是火灾警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A趁着倒水的空,往窗户外望去,只见隔着两栋楼的距离,对面C栋也就是D居住的公寓楼底不明的大火烧起来了,火势蔓延到了楼旁的绿篱和垃圾聚集区。 那个人心里暗暗笑了“诡计成功了。” 里屋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然后嘎然而止! 四个人都吓得一惊! C赶忙跑过去扭门把手,打不开!里面安静如死亡一般。 A害怕了,找了凳子往门上狠狠敲下去……门终于被破开了! 四人进屋后都感到不可思议! 女人的头颅被放置在床上,鲜血染红了整张床。而身体,则无力地倒在地毯上,汩汩流淌着生命的液体。 婴孩没有哭闹,坐在枕头上的她一丝不挂但很乖,两只小手玩弄着妈妈的头颅,旁边是一把染血的菜刀和奶瓶。 窗户是从里屋关上的。整间屋子,一张床,一扇窗户,一座衣柜,一些儿童玩具。 “杀人娃娃啊……”BCD不禁同声惊叹。     各位请推理吧,这是杀人娃娃给你们的挑战!关键线索已经给出,请找出真凶吧。

关键线索已经给出,请找出真凶吧。 
问题:

        我的生活向来平淡,直到我预见了一场广场爆炸并成功逃生之后。我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我,谨慎才是保命关键。         窗外的建筑工地不休不止地轰鸣着,这可不是好现象。我费了大劲将空调固定在窗口,恐怕这个夏天空调保不住了..还有那个电流过大就会闪火花的插座,我没办法放弃用电,只好暂时先罩上一个盒子。         “嗯,没错,如果屋里没人,这些床椅电器什么的你们就摞在门口好了,邻居会照顾的。嗯,就这样..阿——嚏!”XXX,手机居然掉进鱼缸。算了,我要从今天开始享受。         无聊中摆弄了一会酒精喷灯,然后小心放进了冰箱,打算美美睡一觉。         .....迷糊中,有种焦味.....完了,自掘坟墓.....         你敢试着推理吗?

问题:

 警局的阿非是奎恩的忠实拥趸,而小刘则对福尔摩斯崇拜不已,为此少不了为了维护自己偶像而发生的口角。不过这样一对搭档,一个擅长 逻辑推理 ,一个精于调查取证,倒是合作破了不少案子。   这天局里接到报案,某小区一住户被害,两人便立马赶往案发现场。   被害者王某,为某信贷公司总经理。案发现场虽然凌乱不堪,但仍然可以看出奢华与糜烂的生活作风。死者虎背熊腰,倒在一大滩水中,细看下原来是一个巨大的金鱼缸打碎了之后漏出来的水流了一地。阿非看了一下现场正要开口分析,立刻被小刘打断:     "不要影响我工作,取证的时候请保持安静!"   于是阿非就站在一旁粗略的观察现场:死者仰面躺在水里,胸口插着一把裁纸刀,鲜血在书桌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痕迹,忽然阿非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桌上很多地方都溅到了血迹,可是有一滩圆形的血迹却出现了一个缺失的直角。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死者胸前的衣服凝固的血迹上留下了一深一浅两个模糊的脚印,左脚印留下的的颜色明显更加深一些,沉思了一会儿,阿非小心翼翼的避开地板上的水迹,继续观察着现场的其他线索。   这时候,小刘初步进行完了对现场的勘查工作,两人留下法医和其他人员在现场遂返回警局进行进一步的分析。   "怎么样?有什么头绪了没有?"阿非问小刘。   "我只是检查了一下现场的指纹和脚印,除了被害人本身的脚印和指纹还发现较新的三种脚印,包括两男一女,具体的结果等明天吧。关于死者我也稍作了检查,致命伤为不深不浅胸口的一刀,几乎当场死亡,而在死者右手腕外侧也留下了一刀锋利的割痕,还有一个小的奇怪擦伤的痕迹,在这道割痕左上方约10厘米处。"    "如此说来,凶手在我脑海中的形象逐渐开始明朗起来了。"    "不可能!你现在根本没有确实的证据,绝对想不出什么好的结果,你就不要瞎扯了,你那几套我早就见识过了。"    ……   第二天,有了新进展--死亡现场报告来了。   1.通过对死者周围人群的调查,确定了三种脚印的主人,分别为吴某,章某,叶某。且三种脚印都是有来有回,不过没有检查到决定性证据--即带血的脚印。还有一点,死者身上的那两个脚印虽然模糊但看起来很显然是男性的脚印。   吴某,男,25岁,死者生前公司的资深财务,面临失业危险,因为王某发现了他的贪污劣迹,但看在吴某位公司也作了不少实事,虽然要将他开除,但是答应他不会送官公断。   章某,男,30岁,死者的商业客户,因为长期欠款被催,对王某怀恨在心,但又因为手头没钱,非常苦恼。   叶某,女,27岁,与死者有暧昧关系,死者曾答应与妻子离婚娶她,不料近日却变了卦,要把叶某甩了。因此最近李某对她认识的公司的每个人都一肚子气似的。   2.死者身上的三处伤口确认为几乎同时留下;身体上还发现一块被鱼缸撞过得青紫。   3.死亡时间为当天早上10点至10点半之间,其间三人都有来拜访过死者,并且三人皆声称不知道其余两人来过。   4.吴某叶某皆彼此较为熟识,章某与此二人皆互不相识。死者与叶某关系虽然密切但从不在女人面前提什么公司里的事情,而与章某的每次接触也是冰冷无情,拒人千里   5.从小区管理员的口中得知的信息:管理员10点到10点15刚好出去办事,回来时为10点20分,此后不知多久只见到过一人出入大门,但因为此人掩面而行,无法判断性别及其他细节问题。   不过,据他说从小区入口到死者房间因为只有一条路可抵,需要花至少10分钟的时间。死者居住的那栋楼电梯也只有一部。   6.书桌自带的机要保险柜被打开,目前无法判断是否丢失文件账本之类的东西,钥匙只有一把归死者藏着, 密码 也只有死者知道。   看完这份报告,阿非问小刘:你有什么想法没有?现在线索较多了。   "三个人的口供都还没出来,你能想出什么东西?别白费力气了!"   "不一定,我现在还差一点点就可以找到真凶!"   "噢??这样吧,我这里还写了三条线索,你随便抽一张,我就不信你能有啥作为!"   阿非随手抽了一张,看完之后对小刘淡淡一笑,道:答案就这样揭晓了,看来我运气也不错的,哈哈!   小刘急忙抢过那张纸条一看:吴某及叶某皆为左利手(左撇子)。       请问:1)凶手        2)叙述推理过程        3)推测事件全过程

问题:

某日,E应邀来到富翁老王的家中,调解ABCD四个人的纠纷(不会起名字。。。)。(假设E是顾问律师好了。。。) 由于老王突然心脏病发作死亡,死前并没有立下遗嘱,而且四个人都是收养的孩子,相互之间并没有什么好感,因此为了遗产而争论不休,甚至大打出手。 上午9点,E到的时候,看到四个人因为有外人在所以并没有在吵架,但是空气中不和的气氛是很明显的。几人就遗产问题争论了一番,直到中午还没有结果,因为大家由于种种原因都不愿平均分配财产。大家决定先各自休息一阵,在吃过午饭以后继续。 然而,直到午饭吃完时,E发现C和D两人都没有出现。于是E同AB2人一起挨个房间寻找。他们3人在检查2楼书房时,发现房门是锁住的。即使B取来了总钥匙也打不开门,可见房间被从里面反锁了。 3个人又是敲门又是喊,里面也无人回应。因为房门很厚很结实,大家也撞不开。E担心里面出了什么事,同AB一起到储藏室找锤子斧子砸门。几分钟回来砸开门后,看到D死在书房内。 D脖子被锋利的裁纸刀刺穿,倒在壁炉前,壁炉中的火似乎比平时还旺。虽然D的血液飞溅的到处都是,但是地上扔了许多百科全书,导致看不出足迹。(书盖在血的上面)。窗户有铁栅栏,绝对无法进出。 最快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是B,他以不相信A为由,提议A和E两人看守现场,他负责去报警。过了半天,B才回来,说电话线似乎被切断了。 此时三个人突然想起来C现在也不见踪影,纷纷怀疑C就是凶手,不过A提出C可能也已经遇害了。于是3个人继续在其他屋内寻找。 他们经过3楼C的房间时,听到里面似乎有奇怪的声音。 用钥匙进入C的房间以后,发现声音似乎是从浴室传来的(我相信会有独立浴室的。。。)。浴室门被反锁,只能砸开。 进入浴室以后,发现声音的来源是正在工作的洗衣机,同时发现C被刺死在浴室里。 站在浴室门口的B突然走上前把洗衣机的门打开,并把里面的衣服拽出来查看,果然发现上面还残留着血迹。 显然,C很有可能就是杀死D的凶手,但是C怎么自己死了,还有C是如何从密室逃脱的,还不明了。 提到密室,E特意察看了一下门锁。C房间的房门上有链条锁,但没有锁上,AB也证实每个房间,包括书房,都可以拴上链条锁。不过浴室的门是镰形锁。 3人开车去警局报案,但是显然**是什么也查不出来的。。。事实上听说有2起密室杀人,就已经准备放弃了。。。 2天后,A再次找E到家中,说有重要的事。E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去了。到了以后,A告诉E说B失踪了。虽然E怀疑A暗中对B下手,但是由于没有证据,也不好说什么。A提议两人到市中心的一家有名的饭店边吃边谈,显然A已经认为所有的遗产都归其所有了。两人下午4点开车前往餐厅,5点抵达,A边吃边谈直到8点才结束,随后A开车送E回到E自己的家(9点到达),另,从E家到A家也需要1小时,且均为直线,没有抄近路的可能。 当晚,A报案(电话修好了),说回家时发现B死在家中。然而当**1小时候到达时,看到了A和B的尸体。 经鉴定,B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当晚6点到8点,被勒死。 A的死亡时间就是报警(10点)到**来(11点)之间,被毒死。A死前似乎在打电话。毒药瓶从D的房间找到。 另,根据E的证词,A当晚4点-9点都在一起,A离开自己视线最多10分钟。 。。。 问:详细手法与凶手。

问题:

五个人,一个是公司总经理,一个是他的朋友 心理 医生,一个是总经理老婆,一个是总经理老婆的妹妹,一个是总经理老婆的妹妹的男朋友。 一天五人驾车去野炊,总经理开车,老婆在总经理旁边,第二排是妹妹和男朋友,第三排是 心理 医生,车开到一荒郊野外,总经理看了看车外,又看了看后视镜,说了一声:好美啊。可当时的情景其他人都不觉得美。来到野炊地点,总经理和 心理 医生一起去爬山了。妹妹和男友又去了别的地方看风景,只剩经理妻一人。 再说总经理和 心理 医生,山爬到一半,总经理觉得气接不上来,呼吸困难。经心理医生观察需要上医院观察治疗两人停止了登山。回到山下,和妻子商量后决定先走,妻子留下字条,叫妹妹和男友自己乘车回家,他们三人先走了,由妻子驾车来到医院一切安顿好,这时他们接到一分电报,说妻子的母亲亡故了!总经理叫妻子先去等他身体好了自己再过去。就这样妻子自己驾着车去娘家,开到一偏僻小路。看见一辆轿车停在前面,由于路小,只能一辆车通过!于是妻子下车上前询问并叫其把车道让出,这时车上跳下一黑衣男子,全身黑,黑裤黑衣黑头套黑眼镜,不过带了个白口罩!他步步逼向总经理妻子,把她逼到一悬崖边。。。。。。最后在她死之前说了一句:你的眼镜好熟啊! 三个月后,总经理病好了,约好和心理医生一起去散心,地点就是他妻子遇害的地方,总经理先到了。这时心理医生在背后拍了拍总经理。总经理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笑着说:哦!原来是你啊! 问题有三:一:谁杀了总经理老婆。二:为什么要杀。三:说出三个理由

问题:

古罗马的一个皇帝,为了要杀死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而买通了他的私人厨师,要求想方设法将其毒杀,过了几天那个厨师,过来复命,说已经完成了,皇帝问用得是什么毒药,那个厨师得意样样的说了一个名字,皇帝大吃一惊,因为那个毒药的味道很苦,放进菜里只要吃一小口,马上就会发觉,但是厨师是怎么做到的呢?下面是当时的上菜清单(上菜顺序亦如此),烤羊排(吃了一些但不多),水果沙拉(吃了不少),冰激凌(皇帝哥哥的最爱,全吃了),海鲜(量少但很爱吃全吃了),烤饼(没吃多少)。菜是吃一道上一道的,问你毒是怎么投的,为什么没吃出来?

问题:

暴尸荒野 这是发生在荒野的杀人事件。 人们发现死者被绑在一棵枯树上,人已经死了。他被堵着嘴,脖子处被强子捆了三圈。 就是捆住脖子的这根绳子使被害人窒息身亡。死亡时间推定在午后左右,曾下过一场暴雨,持续大约一小时。 翌日,虽然捕获了凶手,但奇怪的是,此人从当日中午起到尸体被发现时,有确切的不在现场的证明,有证人证明该犯在街上的酒馆喝酒。那么凶手是用什么手段杀害了被害人呢?而且并无同伙。

问题:

在一家豪华浴池里,供女性专用的浴室发现一具尸体。这个女人一丝不挂,显然是正在洗浴过程中被人杀死的。 服务员回忆说:“这个浴室只进去两个女人,前一个女人在离开时,手中除了洗浴用品,还拎着一个暖水瓶,根本没有带任何凶器的可能。”死者是被凶手刺中了柔软的腹部而死,那么凶手肯定和离开的女人有关。而她又是用什么刺杀了死者呢?

谜语猜是一个提供传统谜语、灯谜、脑筋急转弯,以及各种智力题,谜语大全的网站。喜爱猜谜的朋友可以在这里交流,通过它可以锻炼逻辑思维,使您的大脑更加灵活。
我们总是添加有趣的新谜语,所以经常回来哦! !

查看百科的谜语介绍: 百度百科-谜语

查看百科的智力题介绍: 百度百科-智力题